你的播放器,我的垃圾桶

无论是早期的摇滚乐还是hiphop乐,它们的出现都伴随着底层人们的挣扎和反抗,它们反映着社会的不公、生存的压力以及身边大大小小的、我们所能看见的事情。

而今天的音乐,「包装」得太过头了,千篇一律、不痛不痒的乏味至极。

我们都被塞上了一个奶嘴

想必大家对于「奶头乐」理论都有耳闻,来自美国前安全事务助理,战略家布热津斯基,其大概的意思是:全球化将导致一个“20:80社会”的到来,只有20%的人最后会赢,分享收益,剩下80%则成为LOSER,在全球化时代所抛弃,而为了填补那80%人群的不平和愤怒,精英阶层应该灌之以大量娱乐、游戏和其他感官刺激节目或内容,使他们沉浸其中、无暇思考,忘掉现实中的落魄境遇,就像给不停哭闹的小婴儿塞上奶嘴一样。

这也是如今各种流媒体泛滥的原因,也是为什么微博只有明星们的动态上热搜......当然,最典型的奶头乐app,就是你刚刚刷完的抖音。

和快手不同,抖音的用户颜值来得更高,伴随着当下流行的音乐搔首弄姿,便可以博得大量的关注;而存在二三线城市、农村的快手用户们,他们没有大城市里的人会打扮、也不懂什么流行音乐,他们往往更能拿出更真实的生活记录和更为惊人的技能(当然,也存在大量低俗内容)。

giao哥的那些话真不比大部分文案们差

当然随着越来越多人加入抖音,抖音的内容也开始变得千变万化,但唯一不变的是,抖音自带的流行曲库,成为了不少人最心爱的hit song playlist,更有甚者,创作出了一首“抖音神曲”成为了不少rapper的光荣履历,真他娘滴活久见。

同时,抖音作为中国对外输出的强大移动产品,国际版抖音TikTok也将全世界青年卷入了新的奶头乐模式。

TikTok——新生代rapper的强力推广平台

去年六月才加入说唱圈的Lil Nas X,便是靠着TikTok一炮而红,他的歌曲《Old Town Road》在三个月内于youtube上斩获了150万的浏览量,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谢TikTok平台用户自发组织各种#挑战#。

我们之前有写过iLOVEFRiDAY的《Mia Khalifa》,也是因为TikTok上的#节奏挑战#而火(终于找到火的原因了)。

繁体一部分 波兰补丁以Win2000给potplayer绿色版

来自用户@spellmantwinz 发起一种TikTok的挑战视频,鼓励用户制作自己的视频,将食物「扼杀」在歌曲的节拍上

国内有篇文章这样写TikTok:

我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我以社交网络为生,我花了几千个小时趟过 Twitter 垃圾邮件发送者、Instagram 诈骗者、青少年 YouTube 法西斯主义者和婴儿潮一代的污水池,他们的大脑早已被 Facebook 所改变。

TikTok 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相反它是一个非常稀有的互联网物种:一个人们可以放下他们的防卫和他们的朋友分享愚蠢行为,它抽取人类创造力的成果而不被滥用,也没有被算法放大的错误信息所煽动,这是互联网还未商业化的早期所拥有的氛围,当时网络文化主要是无害的怪人试图让另一群人大笑。

不错,简而言之,TikTok或抖音的存在,就是一种最简便的娱乐输出,就连TikTok的创作者Billy Mann也说:“这有点像逃避”。

简单的操作和友好的氛围,给创作者们提供了一个最完美的平台,无论是这些视频的拍摄者还是背景音乐的提供者们(那些rapper),大家都能够以一种最安全、成本最小的方式走红。

娱乐至死的时代,rapper也说假话

娱乐至死的年代,也是商业爆炸的时代,每个成功的rapper都像被镀了一层金箔,他们再也不用像早期rapper们那样提着枪、做着刀尖上的勾当;他们也没有了生存危机,实在混不下去,总能用说唱hustle到一条出路,于是他们的歌词再也不愤怒了,甚至与我们的生活无关了。

你会说:“时代变好了,大家的生活质量提高了是好事,社会没有那么多不公也是好事。”是的,但我宁愿听他唱今天上班多辛苦、地铁有多挤,也不愿意听他唱“老子拿着三百万的现金,自愿陷进马子们的陷阱”,我仇富,懂吗?

除此之外,愈加成熟的音乐产业链,使得现在的音乐人的创造力一落千丈,soundcloud上搜索hiphop tag,十首歌有九首歌是一样的,还有一首是EDM edit,难受。

用网易云搜的话就更恐怖了,全是抖音神曲

奶头乐让大家的鉴赏能力大打折扣,大家的耳朵不挑了,rapper的创作能力也降低了,想听好音乐的人找不到想要的歌了,而真正的好歌却被更多的人所理解不了了。

如今的hiphop,噢不,如今的音乐,难道不是越来越无聊了吗?

部分资料来自文章《冉冉升起——国际媒体是如何报道抖音海外版「TikTok」的?